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

赤链仙子

赤链仙子
赤炼仙子李莫愁抢了婴儿向前急窜,钻进了山边的一个洞中。杨过不知她抢那婴儿何用,生怕她下毒手,冲了进去。由於法王在洞外,令两人大为忌惮,故向山洞深处疾步走去,杨过一面留意背後的动静,一面紧跟着李莫愁,只恐她对婴儿不利。走至山洞深处,洞外的光线己照射不到,四周一片漆黑,山壁所渗出的地下水使得地上溼滑难行。杨过能在黑暗中视物,倒不觉得困难。这时李莫愁却脚下一个打滑:「唉呀!……」眼看就要跌倒了,手中抱着婴儿,一时却不知如何反应。杨过直觉反应的将她扶抱住,黑暗中只觉握住的是一个柔软纤细异常的腰肢。「李师伯,您不要紧吧!」洞内溼凉的空气,使得靠在杨过坚实温热胸膛的李莫愁感官极度的敏感。那双紧握着自己腰肢的男性大手,令她不禁全身颤抖。一直守身如玉的她,即使是与陆展元热恋时,也未曾有如此接近的时刻,如今她背靠着杨过,剎时心魂动摇,力气都没了,足下一阵踉跄。「师伯,小心」杨过一紧张,手自她双腋伸过,转过她的身子,只为支住虚软的她。这下两人除了,抱住孩儿的胸部,下半身不可避免的接触在一起,杨过温热的鼻息吹拂在李莫愁的耳畔。「……唔……你……」她一声嘤咛,语音破碎。杨过从未经歷过如此接近的男女接触,脑中一片空白,只剩下感官尚自由的运作,鼻中沁入一阵动人的香味。「妳……好香」他更靠近的闻着那香气。「你……你……放…放肆」李莫愁的娇斥声毫无说服力。「啊!」杨过一惊,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「对不住,师伯。」李莫愁的脚还是无力,只能半依着杨过的身子。杨过转念一想,拦腰抱起了她,脚下飞快的走着。「师伯,弟子放肆,法王不知是否追进洞来,弟子能在黑暗中视物,这样走来较快。」李莫愁轻轻的嗯了一声,表示同意他的说法。在他怀中的她,因走路的律动,不可抵抗的与他有更多的碰触,手儿不由自主的抵住他的胸襟,缓缓的滑动,心中满溢着首次感受到的慾情。杨过原本专心的顺着细微的水流声,走向洞穴的更深处,突然自胸膛传来令人心盪神驰的快感。低头一看,李莫愁的玉手,在他胸上抚动着,他瞧着她如桃花一般嫣红的脸,贝齿咬在丰润的下唇,像是在忍受着什麼一般,他只当她有什麼不适,不敢停下,快步的走着。「师伯,妳张开眼,咱们先在此休息,可好?妳哪儿不适吗?」将她放在一块大石上,杨过看她不正常的脸色,急切的问着。李莫愁缓缓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是杨过俊逸清朗的面孔。她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端详这位少年,一时芳心大动。「师伯……师伯……,妳没事吧!…」杨过将己睡熟的婴儿放在旁边的大石上,担心的要开始查看李莫愁是否有受伤,法王武功高强,她可能受伤不轻。李莫愁转眼看了看四周,真是别有洞天,他们位於一池清澈的潭水旁,池子的另一端有一绢细细的瀑布,潭水传来一丝轻微硫磺味,潭面有丝丝的热烟。可见是一处温泉。这时感到一双大手在身上碰触着。「你…你做什麼?」「师伯…妳觉得如何,是不是刚才为法王所伤。」看他着急专注的检查她身上是否有伤,李莫愁噗嗤的笑了出来。「傻子,我没受伤!」杨过楞楞地望着她笑靥如花的娇容,她本就是美丽不凡的女子,只是平时脸上总带着戾气,令人忽视了她的美,如此娇笑着,她看起来就如一般女孩儿似的自然,杨过只听见自己心跳激烈的声音。李莫愁举起细白的手,遮住他的眼。「别看……」她娇嗔着,被这个俊秀的少年如此看着,她觉得羞赧极了。杨过握住那双手,闻到自她衣袖传来一阵方才闻到的香气。他不住的嗅闻着,鼻息撩动着她的心。「师伯……」眉头轻皱,她讨厌听他叫她师伯。她拉下他的头,封住了他的口。两个未经人事的男女,受初次的慾情所支配,急切的想领略令人情不自禁的情慾世界。两人烫热的唇贴在一起,杨过禁不住的吮啜着她的唇。李莫愁也吐出香舌,划着他的嘴角。他将那顽皮的舌儿含入口中,自己的舌迎着她,相互碰触着对方口内最私密的地方。结束长得令人喘不过气的热吻,俩人深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,动情的望着彼此,相视一笑,李莫愁杏眼含媚的模样,令杨过下腹兴起一阵热潮,气息也粗重了起来。他吻了吻她迷人的眼,颊、下巴,含吮住她细白的耳垂,用舌头逗着她的耳背,发现她那儿很是敏感,因为她不自禁的全身轻抖着。在他的嘴进佔她白皙的颈子时,两人的手都不安分了起来。她的手伸入杨过的衣内,感受着他强健的肌理,发现她的抚摸也能让他发出呻吟,她更愉悦的寻觅着他敏感的部位,享受着他的反应,也轻笑出声。「妳真顽皮。」他不甘示弱的解去了她的衣带,拨开覆盖住她动人身躯的道袍,李莫愁全身只馀一件灰色的肚兜,扶她坐起身,他退了一步,想看她的全部。她的手撑住地,肚兜遮不住她莹白的玉臂,及健美的长腿。臂膀上一点鲜红的守宫砂吸引住他的目光,他俯身吻了吻。「过儿,这……我……我…给你……」为了掩饰羞怯,她的脸埋进了他的胸膛。这样的美人投怀,除非铁打的人才能无动於衷。杨过在她香肩上洒下细密动人,无数的吻,大手爱抚着她无遮掩的肌肤。「莫愁…妳真美……」「过儿……」她拭了拭他额上因激情而沁出的汗。此时他们只是一对互相吸引的男女,所有的江湖恩怨,全影响不了两人。杨过解开了她身上唯一的遮蔽,看见她完美的身子,他赞嘆的唿了一声。此时的李莫愁正当女人最美的时候,因练武而保持的凹凸有緻的身段,处子之身特有的清纯与正当盛年的艳丽,和谐又奇妙的并存着。杨过的肉棒,硬挺的顶着裤子。他搂过她,深深的吻住她,赤裸的上身贴着她,杨过将她的下身压向自己,好让她感觉自己因她而起的激动。「嗯……过儿…」李莫愁蠕动着,想再接触多一些。「别动…妳这小妖精……」她尖挺的乳峰撩得他快发狂了。她附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。「过儿,要我,我爱……」她来不及说完,因为他吻住了她的朱唇。他扶她躺下,双手揉着她丰满的乳房,低下头含住红嫩的乳尖,公平的爱着两个迷人的尤物,手移至她的处女地,盖住那饱满的隆起,手指探入那密缝中,经过方才的挑弄,那玉贝早己露溼了。「妖精儿,妳好溼呀!」一边说着,手指顽皮的在她的两片小阴唇中游移着。另一手更不轻饶的在她的玉乳上抚揉爱怜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李莫愁只能握着他的手臂,口中吟哦不己,她第一次,接受如此的激情,杨过的手指更进一步的拈着她的乳峰及玉贝裡的珍珠,她激烈的颤抖着,即将达到他带给她的第一次高潮。他含吻住她,吞下她在高潮中的吶喊,等着她弓起僵直的身子放鬆下来。杨过移到她双腿间,她迷人的小穴透着充血的潋滟,他凑上咀去,舔着那尚在抽动的穴口,轻轻吸吮着突出阴唇彷彿等着人怜爱的肿胀阴核,才刚自高潮顶端下来的李莫愁又娇啼出声。「啊…别……别吻…那儿…那儿…啊…」她幾乎语不成调的。「那儿?是哪儿?告诉我,嗯?」杨过抬起头。「嗯,不要,你坏…」她扭动着腰,不依。见她的娇态,他气血翻涌的,再也忍不住了,扯下了自己仅剩的衣裤,他覆上她的娇躯,奋起的大肉棒顶靠在她的腿边,两人唇舌交缠,口沫相濡。「这是妳的味道,如何…」他不正经的问。李莫愁羞於回答,只将他紧紧抱住,享受肉体相触的快乐。他分开她的双腿,手扶着她的雪白臀部,肉棒在她的穴口亲蜜的逗着,弄得李莫愁心痒难耐,张开了原本闭着的媚眼,怨怨的微支起上身,睇着杨过这冤家,只见他唇角泛着性感的笑。「莫愁,妳看清楚,我要进去了。」他红通通的龟头抵在她的入口,缓缓的推进,她心跳不己的注视着,感觉小穴内无可言喻的快感与轻微的疼痛,肉棒噗的穿过了她的处女膜,直往小穴内深深的贯入,俩人一同轻喊出声。李莫愁的肉穴紧凑无比,杨过只插入就觉得自己快到高潮了,他慢慢的抽出,用力的再进入那销魂穴,渐渐加快速度,她分泌出的大量蜜汁使得他的抽取动作更深更快,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,每一下都撞入她最深处,每一次都将自己尽根送入。他让龟头抵在她的花心上,只用腰力,磨着她,她幾乎是尖叫着呻吟。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…啊……过儿……啊…哥…太深了,别……别再进去,啊…」她又一次高潮。杨过开始,用力的插着她,除了喘息声,娇吟声,尚有肉体相交的「啪啪」作响声,他享受着肉穴磨擦着阴茎的美妙滋味,他躺下身子,变成李莫愁在上的姿式。这种更深入的方式,使两人有更大的快感,杨过扶着李莫愁的腰,指引她上下律动,她抵住他的胸,脸庞涨红,慢慢的抛动自己的纤腰。看着美艷的她,杨过的手,抓着那一双玉乳,反方向更用力的插入她。在他感到自己的高潮快到时,再度将她压在身下,抬起她的腿放在肩上,疯狂的抽送着肉棒,不顾一切的将他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深处。「莫愁…我…我射了……啊!」「……啊…我…我也……」在他射出他的精华时,她也吶喊着进入高潮。杨过首先张开了眼睛,两人在高潮後的疲累下都睡着了,他的肉柱还深深埋在她的美穴中,吻住她的红唇,身下不知足的又硬了起来,温柔的抽动着,李莫愁也在半梦半醒中,承接着他另一波的佔有。在这美丽的洞天中,两人的情慾浓烈的发酵着,一发不可收拾。赤鍊仙子之二婴儿的哭泣声惊醒了杨过。杨过轻手轻脚的起身,用衣袍盖住犹自沈沈睡着的美人。她一定累坏了,他拂了拂她颊旁因昨日激狂的欢爱而散乱的乌丝,失去了他的怀抱,她嘤咛了声,曲了身子,又睡得更沈,这可爱的模样,让杨过怜惜的笑了。更大声的哭声,提醒了他,小娃娃己经整日未进食了。真糟,这山洞中哪来的食物?幸而法王没追来,否则定无法扺挡住他的。转念一想,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玉蜂浆,和了水,用布巾沾着让她吸食,只见小女娃,止住了哭声,忙碌的吸吮着。不一会儿,吃饱了,又睡着了。身後传来一声嘆息,她醒了。李莫愁想坐起身来,只觉全身酸疼,轻哼了下,杨过忙扶着她的背,拥她靠着他的胸膛。「抱歉,我昨晚太激动,累坏妳了,很疼吗?」他关心的说着,轻轻的揉按着她如凝脂般的玉背。那滑腻的触感又使他蠢蠢欲动了起来。「刚刚…你…你在想着师妹吧!我……我…」语调竟有些哽咽。她的命运真是多桀,两个男人都不爱她,此时的杨过佔满了她的心,可是他与师妹小龙女,连孩儿都有了,那…她,她该置身何处?媚人的大眼中流下了泪珠。杨过吻去了她的泪,「傻莫愁,我想的是妳,妳的香味,妳的唇,妳的呻吟……妳的…」葱白的玉指急急的摀住了他愈说愈露骨的嘴。「你!不害臊…」她轻搥着他的胸,脸上红得如春日最艳美的花朵,檀口欲言又止的,引得杨过忍不住倾身掬取她甜美的唇。深入又缠绵的唇舌交融,使得两人的情慾如烈火般的点燃了起来。李莫愁,额抵着他的,费力的娇喘着。「过儿……等等,我们不该…不该…师妹,怎麼办,你,你爱着她,你们,你们连孩子,都有了,我…」因爱情的滋润,她的心又如少女时期般的柔软,想着自己老是爱情的失败者,说着说着,又想哭了。杨过端着她的脸,定定的看进她的眼,真诚的说「我爱妳!相信我,对姑姑,我是很敬爱,很尊重,但对妳,我爱上妳了。至於孩子…那是郭伯伯与郭伯母的。我嘛……」他又勾起了不正轻的笑,俯到她耳旁轻柔的说着。「昨夜,被妳破了我的童子之身呢,好娘子,而且妳还连要了我好多次,累坏了我呢!」顺便吻了吻她诱人的白洁耳垂。李莫愁又喜又羞,又哭又笑的,不依的对他撒着娇。杨过抱起了她累了一夜的娇躯,走向那冒着轻烟的温泉,直至温度适中的泉水围漫俩人的四周。李莫愁有些怕水,手环着他的肩不敢放,莲足在无法踩到地,只得勾着杨过的腰。杨过顽皮的假意放开托着她水蛇腰儿及丰臀的大手,果然,她受惊的更紧贴住他,俩人幾乎不分彼此的拥抱着。杨过洋洋得意的笑声,惹得她嗔怨的软软斥责。他这才让她坐在池中的一方大石,水正巧淹到李莫愁的胸下,两个动人心魄的乳房,幾乎令杨过窒息。他困难的吞嚥着,尽责的为她净身。他掬着水,清洗着她的肩,原以为那儿最安全,没想到丰润晶莹的肩让他的下身涨硬得疼痛起来,那玩意儿坦坦盪盪的浮出了水面。她娇笑着,用手指,点点棒儿的头,只见那小兄弟激动的连青筋都冒了出来,她更大着胆子,两手环住那令她神魂颠倒的肉棒,缓缓的爱抚了起来。杨过停住了手上的动作,微仰着头,自喉头逸出一串呻吟,李莫愁见情郎忘情,更想他得到快乐,昨夜他吻着自己私密处时,那惊人的快感,有如全身都炸成天上的烟火了。凑上樱唇,她含住了它,只含入头部,小小的嘴儿就涨满了,灵活的小舌逗弄着,吸啜着,杨过只觉得快感不断的累积,却怜爱着她,压抑着想在那令人失魂的小嘴中抽动的渴望。说时迟那时快,滑熘的大石使李莫愁滑入了池中。「咕…唔……过儿……」慌张的她呛入了幾口水。杨过连忙将她自水中捞起,拍抚着呛咳的她。一阵惊慌,两人相视莞尔的笑了出来。他抱着她上了岸,让她躺在他的衣物上,替她解开溼透的髮髻,散开的长髮,使她更形柔弱动人。他又热烈的吻住她。「愁儿,美人,妳是我的,我最爱的美人儿。」她按着杨过的臀力,移近自己,深情的看着他,没有前戏,他直接深深的进入她的蜜穴,她早己为他溼润了,俩人用尽心魂的交合着,细细的品嚐那磨擦,那撞击,那滋润的溼滑,他反转她的身子,让她跪伏着,更深入更尽兴的与她的穴儿交接。他的动作幾近疯狂,她的蜜汁流淌着,迎接他下下着力的抽动。在这情况下,杨过依然关心且温柔的怕她的双膝让地给伤了,抬起她的腰臀,让她悬空的与他贴合。两人的灵肉在高潮的剎那,吶喊着做最紧密的结合。次日,杨过将那女婴悄悄送回给郭靖,与李莫愁远走天涯,在一座幽静的美丽山林,过着如神仙般的生活,不问世事。(完)